欧冠竞猜买球

听新闻
放大镜
秋忆
2018-11-28 16:12:00  来源:扬州市宝应县检察院

  过了国庆,秋天便有了浓郁的味道。阵阵飘香的桂花,徐徐吹来的秋风,人们对秋天便是目及所见。如果夏天刚走的时候带着小伤感,那么当这金色明媚的秋天到来的时候,却又会感到小确幸,可以感受这秋的美、秋的味、秋的音,我要争分夺秒去找寻秋的记忆。

  纸飞机的童年

  人过而立,更加体会岁月流金,对季节的转换也害怕起来,有时候绞尽脑汁都找不出每个季节的声音。害怕每年的秋天就这么白驹过隙般地消失,留下孤零的树枝和萧瑟的风,一年也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。

  儿时的我从来不关心这季节的变换,总是盼望长大,就像手里的纸飞机,不介意它飞向哪里,只愿能飞得更远。对秋还有着一丝厌倦,因为当秋来的时候,就意味着要离开乡野自然,继续回到校园,重复枯燥乏味的学业,有口无心、摇头晃脑地背诵着大雁往南飞、田野金黄、拾稻穗的小姑娘……,能有一点不一样的,大概就是稻谷成熟,父母们田间秋收的场景,也只有这时,祖母才有时间单独守候着我,喜欢黏在她的身边,喜欢她抱着我随意扔在床上的感受,毫无缘由,换一场放肆的大笑,她也会完全迎合我这无理取闹的小心思,院子里面充满着我们俩的欢声笑语,就像父母在不远处田间丰收后的喜悦。

  潼河边的秋天

  女儿吵闹着要去找秋天,趁着周末,就把她带到我儿时曾经去过的地方—潼河。现在的潼河还是以水网通达为主,结合着排涝、航运等功能,听说后来部分河道也经过了改造,建成一座与三阳河、宝应站、江都水利枢纽工程组成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第一级抽江泵站,成为东线向北调水的水源工程之一。面对潼河,突然有点感慨,我已经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,对它是熟悉又是陌生。放眼望去,还是那么的美,岁月对它的雕琢,依然不减它的美丽,尤其在这金色的季节里面,它静谧的流淌着,与绵延的枫杨树融为一体,还是那般我二十几年前记忆里的样子。

  当年的潼河也曾是我快乐的源头,祖母经常用蚯蚓做饵,在潼河边上钓龙虾,提着虾篓,静候美味……,那般垂涎欲滴的记忆依然存储在心底。在水泥森林中长大的女儿,不常走进乡村,更少见如此自然的风景,快活得雀跃不已,踏着枯叶层层叠叠的林间小道,奔跑的停不下来,一如我的童年,被父母困囿家中,又被祖母解救出来一般欢乐。

  记忆里的乡村

  总有三五村民的村头闲谈,河畔池边的浣洗之声,还有傍晚等着田间劳作父母回家的孩童欢笑,夕阳西下渐渐升起的缕缕青烟,仿佛水墨晕染过的样子,巧然成画。时间倏忽而过,再来儿时的村庄,这记忆里的乡村也多了一些不同,家家户户愈加集中,不再散落成卷,统一的样式却也少了一些自然笔触下的生动。

  拜访还留在这里的亲友,有久而未见的欣喜,也有久而未见的陌生。走在村间,女儿左右张望,说这里真好,道路干净平坦,像城市一样。可是她不知道,我希望这乡间的小路,应该还是那副儿时的模样,晴天坎坷,雨天泥泞,却又丝毫不影响我们追逐打闹的身影。

  寻找一方记忆的秋,感慨它能否走得慢一些,曾经记忆中点点滴滴,能否再重新找寻,或填满我童年的空白,或成为我女儿的复刻。驱车返城途中,道路两侧尽望处,风吹稻浪,瓜熟果香,当摇下车窗的那一刻,我又回到那记忆中的秋天…(作者单位:宝应县人民检察院)

  编辑:张秀丽